1. <acronym id='bb8m5'><em id='bb8m5'></em><td id='bb8m5'><div id='bb8m5'></div></td></acronym><address id='bb8m5'><big id='bb8m5'><big id='bb8m5'></big><legend id='bb8m5'></legend></big></address>
        <i id='bb8m5'></i>

        1. <tr id='bb8m5'><strong id='bb8m5'></strong><small id='bb8m5'></small><button id='bb8m5'></button><li id='bb8m5'><noscript id='bb8m5'><big id='bb8m5'></big><dt id='bb8m5'></dt></noscript></li></tr><ol id='bb8m5'><table id='bb8m5'><blockquote id='bb8m5'><tbody id='bb8m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b8m5'></u><kbd id='bb8m5'><kbd id='bb8m5'></kbd></kbd>
        2. <ins id='bb8m5'></ins>

            <span id='bb8m5'></span>
            <dl id='bb8m5'></dl>

            <code id='bb8m5'><strong id='bb8m5'></strong></code>

            <i id='bb8m5'><div id='bb8m5'><ins id='bb8m5'></ins></div></i>
            <fieldset id='bb8m5'></fieldset>

            金华58股票配资沙特油田遇袭油价大涨!谁在逼特朗普对伊朗动武?

            • 时间:
            • 浏览:4

            当地金华58股票配资时间9月14日,沙特国家石油公司两处设施遭无人机袭击后起火,顿时烈火焚天,浓烟蔽日,现场犹如电影中的末世景象。

            遇袭的是沙特东部的布盖格(Abqaiq)炼油设施和胡赖斯(Khurais)油田。布盖格设施是世界最大的石油成套设备,胡赖斯油田则是沙特的核心油田。

            沙特能源大臣称事件导致沙特原油供应每日减少570万桶。减产数量极为惊人,占沙特石油产量的50%,占全球日产量的5%以上。

            事后,也门的胡塞武装宣称金华58股票配资对袭击负责。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却认为胡塞武装在撒谎,他指控是伊朗发动了袭击,理由是“没有证据显示袭击来自也门”,并呼吁全球联合起来谴责伊朗。

            但是,事发前三天,白宫内一直鼓吹对伊朗开战的约翰·博尔顿刚被特朗普总统炒鱿鱼。而特朗普多次向媒体声称,他可能会在即将开幕的联合国大会上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外界普遍预测美伊关系会有所缓和。

            众所周知,蓬佩奥与被炒的博尔顿是政治盟友,同属于新保守派。而新保守派被许多评论家指为“deepstate”(深层国家)的组成部分。

            问题来了:究竟是伊朗“丧心病狂”,与自己的头号大敌博尔顿一起“齐心协力”把美伊推向战争,还是白宫又出了“内鬼”,非得逼着特朗普重新陷入中东的大泥潭?

            伊朗干的?疑点颇多

            沙特油田遇袭后几个小时,也门胡塞武装声称,是他们发动的无人机空袭破坏,制造了世界石油供应中断的风险。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否认这是胡塞武装干的。他指责伊朗是“对世界能源供应发动的前所未有的袭击”的幕后黑手,并坚称“没有证据表明袭击来自也门”。

            这次袭击确实有很大的疑点:物资贫乏的胡赛武装是如何深入沙特阿拉金华58股票配资伯领土内部发动此次袭击的?

            根据胡赛武装的声明,他们用10架无人机发动了空袭,这将是自沙特王国4多年前介入也门战争以来,他们对沙特发动的最大胆的空袭。此前,胡赛武装也曾袭击过沙特阿拉伯的基础设施,但使用的都是低精度的弹道导弹。

            也门战争始于2014年,什叶派胡塞叛军得到伊朗方面支持,控制了首都和也门西北部大部分地区,将政府驱逐出境。随后,由沙特和阿联酋领头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在美国奥巴马政府的支持下,于2015年开始轰炸也门,希望将胡塞武装击退,恢复原政府统治。但战争陷入了僵局。

            荷兰和平组织PAX的无人机高级研究员维姆茨·维宁伯格表示,胡赛武装拥有的无人机型号为Qatef-1,平均造价不会超过1.5万美元。

            2018年,沙特是世界第三大军事装备消费国,他们在军火上花费了大约676亿美元。很难想象,如此巨额的军事设备投入,在深入国境的区域,遭到缺乏财政支持的胡赛武装的廉价无人机的袭击。

            自1966年以来,沙特一直拥有独立的防空部队(RSADF),近些年又配置了先进的雷达装备。其中包括遥控空中/地面无线电通讯场址、美国航空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提供的AN/FPS-117远程相控阵,该控制阵可以让雷达进行全天候的空中三维搜索。

            还有世界上最大的武器制造商和军事技术供应商,拥有85000万名雇员的美国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生产的AN/TPS-43便携式三维战术空中搜索雷达,可以在移动车辆、兵种上装备。

            美国第三大国防承包商雷声提供的“鹰”、爱国者导弹系统,以及洛克马丁公司提供的最先进的萨德半球反导弹系统。在沙特境内,还有美军500名特派官兵,配有最先进的美式装备。

            这意味着,胡赛武装造价1.5万美元的无人机要在两大三维雷达装置、三大防空导弹系统面前飞行770km以上的距离,这还是不考虑任何障碍,最近的直线距离。然后在萨德反导系统的面前,把携带的导弹扔到沙特最核心的、安全防御等级最高的石油装置上。

            无论是沙特能源部长还是蓬佩奥,在起飞地点这一问题上都闪烁其词。

            伊朗会在这时候得罪美国吗?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们曾分析过,在遭遇美国全面制裁后,伊朗国内经济状况每况愈下,对于缓和美伊关系的需求远比美国迫切。在博尔顿下台伊始,白宫鹰牌不断失势,特朗普的重心不在中东的情况下,伊朗不太可能单方面“发难”给自己找麻烦。

            此次事件后,周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巴斯·穆萨维立刻回击了蓬佩奥的指责,他表示:“这种指控和盲目的评论毫无意义,从外交角度讲是不可理解的。”

            2018年5月,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定。

            在博尔顿和蓬佩奥等人的推动下,2018年11月,美国重启针对伊朗港口、能源、造船、石油行业及国外金融机构与伊朗中央银行的交易的制裁,意图掐住这个中东国家的经济命脉。

            进入2019年,美国再施重手,加大了对伊朗的制裁力度。

            4月8日,美国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

            4月22日,美国宣布将停止8个伊朗原油进口方的制裁豁免,以彻底截断伊朗财政收入来源。

            5月3日,美国宣布将不再续期针对伊朗核设施的部分制裁豁免,其中包括中国。特朗普声称,该禁令将使伊朗的石油出口降为零。

            受美国经济制裁影响,2018年9月伊朗货币里亚尔贬值,创下汇率的最低记录。当时美元对里亚尔汇率在非官方市场为1:15万。据特朗普政府的一名官员表示,自美国退出核协定以来,伊朗货币里亚尔已贬值近80%。

            由于伊朗石油产量和出口下降,世界银行在4月7日发布的一期最新经济展望中,进一步下调了2019年伊朗经济的增长预估至-3.8%,2018年伊朗经济的实际GDP增长率为负1.6%。

            博尔顿下台后,有分析师认为美伊关系将得到缓和,双方首脑将会晤和平解决伊朗核问题。

            就在炒博尔顿鱿鱼之前数天,特朗普于白宫面对媒体记者时,提及可能在本月晚些时候第74届联合国大会期间会晤伊朗总统鲁哈尼,“一切皆有可能”。后来特朗普又连说两遍与鲁哈尼会面“可能发生”,“对我来说没有问题”。他希望这次会面能迈出签署新的核协议的第一步,也将停止伊朗的弹道导弹计划及其对极端组织的支持。

            伊朗会在自己的死对头下台、特朗普态度180度大转变的时刻,突然跳出来故意“搞事”吗?

            美国得利?特朗普不想回中东泥潭

            9月11日,特朗普开除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大卫·博尔顿。

            国家安全顾问(NSA)是美国政府非常重要的职务。他是美国总统在国家安全事项上的主要参谋,同时掌管着国家安全会议。国安会负责提供研究和简报,但必须由国家安全顾问审查,再向总统作介绍。在紧急时刻,国安顾问还有权直接操控白宫战情室。

            有传言称,特朗普去年提名博尔顿出任国安顾问,系与共和党建制派达成协议,以此换取他们对白宫政策的支持。

            博尔顿在共和党建制派内可以说根深蒂固。早在老布什时代,他就担任助理国务卿,小布什时代则是国务次卿,是小布什政府中最强硬的“战争鹰派”,强力支持并推动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并因隐瞒伊拉克其实不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真相而遭到美国内左翼媒体的口诛笔伐。

            据报道,博尔顿、蓬皮奥与副总统彭斯组成了“铁三角”,共同影响特朗普,使得他在叙利亚问题上不得不听从博尔顿的意见。博尔顿一直主张发动对伊朗的战争,改变伊朗政权。

            2018年5月,在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博尔顿的任命不到两个月后,美国就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博尔顿实现了自己的部分“美国梦”。据《纽约客》的一篇报道,特朗普放弃该协议的决定对博尔顿意义重大,以至于他在办公室里挂了一份装裱好的行政命令。

            《拦截者》报道称,博尔顿的任期就是不断破坏已经非常缓慢的外交行动,并迫使每一个美国的对手屈服。他一直要求对伊朗进行轰炸以制止其核试验,但多数专家认为这只会迫使伊朗加快核试验脚步。

            特朗普一直希望与朝鲜保持接触,完全撤出叙利亚、从阿富汗撤军,与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与伊朗达成新的核协议。简而言之,特朗普的焦点不在中东,更不在伊朗,他曾在2005年左右就大肆攻击小布什政府的伊拉克战争是个“巨大的灾难”。今年6月,特朗普在接受ABC采访时,还再度抨击小布什挥师伊拉克是个“可怕的决定,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糟糕的决定。……中东就像流沙一样,我们的军队被小布什总统与中东消耗尽了。”

            强硬派和鸽派都认为,特朗普的伊朗政策将随着博尔顿的下台而改变。

            《华盛顿邮报》周六援引一位与博尔顿关系密切的人士的话说,博尔顿离开特朗普团队的原因是,周一特朗普提出,美国可能会解除对伊朗的部分制裁,将其作为谈判工具。这一消息来源透露出,特朗普更希望用谈判的方式暂时安定中东,而不是让美国再度陷入中东战争的泥潭。

            坚定的伊朗鹰派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德州共和党)本周被问及是否担心特朗普在没有博尔顿的情况下对伊朗政策的方向时,他断然回答说:“是的。”

            克鲁兹说:“我希望这不会发生。总统做出了退出伊朗协议的正确决定,如果政府收回这一决定,转而拥抱失败的奥巴马外交政策,那将使美国更加不安全。我知道总统不想这么做。”

            博尔顿加入特朗普团队初始,美国退出奥巴马时代的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制裁,他和特朗普对伊朗的目标最初似乎是一致的。但在博尔顿离开前几周,特朗普开始表现出更多与伊朗人对话的意愿。

            特朗普星期二在推特上发布博尔顿的消息几个小时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记者说,“总统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他准备无条件会晤。”

            周四,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强调特朗普“已经表示,他将无条件地与鲁哈尼坐下来”。同一日,特朗普对记者说,“伊朗希望会晤”,尽管伊朗没有公开表示。

            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蒂姆·凯恩表示,随着博尔顿的离开,与伊朗进行外交的可能性“大幅增加”。

            2020年连任竞选在即,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已经达到23万亿美元。如果此时重回中东泥潭,劳民伤财的举动会给特朗普的选战蒙上阴影。此前,特朗普曾公开抱怨说,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太急于让美国陷入另一场战争。特朗普曾说过:“约翰(博尔顿)从未见过他不喜欢的战争。”

            沙特获益?

            在本次袭击发生前,OPEC+部长级监督委员会会议刚刚结束,并确认下一次政策会议前不会讨论进一步深化减产。同时,上周欧佩克的最新月报也显示OPEC+减产执行率8月有所下滑。这些给本就预期疲软的原油市场泼了一盆冷水,油价因此下跌近5%,布油重回60美元/桶下方。

            这些对于正在准备IPO的沙特阿美而言是极大的利空,沙特更需要的是油价上涨,而且是能持续一段时间的上涨。另外,美伊关系回暖对于沙特而言也是威胁。

            沙特能源大臣称事件致使沙特原油供应每日减少570万桶(占全球日产量的5%以上),而OPEC有效闲置产能只有大约320万桶/日。如果能源大臣的话属实,预测国际市场石油价格每桶或将暴涨5-10美元。

            同时,即便不考虑短期内的断产带来的影响,地缘政治的冲突升级往往也会带来石油价格的上升。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表示,沙特阿美的市值能够达到2万亿美元,如果按照此前疲软的原油价格,这一市值显得有些痴人说梦。但如果原油价格真如摩根大通预计的那样:短期将上涨3-5美元,随着市场重新关注地缘政治,油价未来3-6个月内将上涨至80-90美元/桶。那么沙特阿美此次IPO将获利颇丰。

            特朗普没有“上钩”

            根据CNN报道,白宫高级顾问凯莉安娜·康韦周日表示,特朗普总统“有很多选择”来回应本周末对沙特阿拉伯石油生产破坏事件。同时,她拒绝透露是否正在考虑对伊朗石油发动报复性打击,这与此前特朗普政府发言人拒绝对挑衅作出军事回应的政策一致。

            她同时透露,仍在为下周可能在纽约举行的与伊朗总统鲁哈尼的会晤而努力。

            鲁哈尼星期天在伊朗新闻电视台发表讲话时,没有特别提到袭击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的事件,但是他指责美国人通过“支持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转移武器和提供情报”来进行“战争行动”。金华58股票配资暗示沙特油田遭到袭击为“假旗行动”,目的是有对伊朗发动战争的借口。

            据美方情报部门知情人士透露,初步迹象显示,袭击并非源自也门,可能源自伊拉克,损坏是由武装无人机袭击造成的。

            据《全球经济分析》报道,一位参与此次事件调查的其他国籍官员对胡塞武装袭击的说法提出质疑,并表示袭击可能来自北部的伊拉克或伊朗,而不是南部的也门。他补充,考虑到无人机的功能有限,也不排除本次事件实系从伊拉克境内发射中长程导弹的可能。

            自2014年8月5日起,美国开始向伊拉克的“库尔德自由斗士”提供外国军事销售协议(FMS)名单上的装备,其中包括远程武器。

            2014年11月,《洛杉矶时报》曝光CIA违规向库尔德人运送协议外的武器,包括许多重型设备。时任五角大楼联合参谋部作战主任梅维尔中将愤怒的表示,CIA提供的武器足以“摧毁美国”。

            对于是否要对伊朗发动战争,国会议员们吵得不可开交,但这种立场与党派立场关系不大。

            传统保守州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对美国的军事行动提出了警告,他周日表示,“战争升级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这是一场地区性冲突,美国这个超级大国没有理由轰炸伊朗大陆。”

            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上周六在推特上批评了蓬佩奥对袭击事件的描述,他说,“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简单化,也是我们陷入愚蠢战争的原因。”

            党内威望较高的参议院林赛·格拉汉姆周六称这次袭击是“伊朗在中东制造破坏的又一个例子”。“伊朗政权对和平不感兴趣——他们追求核武器和地区主导地位。现在是美国对伊朗炼油厂发动攻击的时候了,如果他们继续挑衅或者增加核浓缩活动的话。在后果变得更加真实之前,伊朗不会停止他们的不当行为。”

            还有什么比卖军火赚的更多呢?

            此前曾大力抨击博尔顿的评论者迈克·马雷斯表示,这种无党派差异的不同立场让人们清楚的看出是谁收了“Deepstate”的钱,如果美国再次走进一场中东战争,军工集团将是获利的最大方。他表示,军工集团又会像海湾战争那样,卖装备给双方,从而大赚一笔。同时暗示沙特是这个利益集团当中的一员,“毕竟,要提高油价,还有什么比一场中东战争来得更快呢?如果中东局势陷入紧张,那么各国都将进入军备竞赛的节奏,这些武器的出处又会是哪呢?”

            《美国保守主义》则刊文表示:被艾森豪威尔总统称为“军工复合体”的利益集团已经演变成了“永久战争情结”,他们在全球推动战争,并希望这些战争永久的持续下去。

            这个综合体主要以伊斯兰恐怖分子对美国安全构成的威胁为由,证明了其增强实力和对美国资源的控制是正当的。但它实际上是国家安全机构本身与与其结盟的私人武器承包商之间不断发展的关系。

            其主编波特写道:“转变的第一阶段是冷战后20年里对美国军事和情报机构进行的意义深远的私有化,这掏空了军方,使他们不得不依赖于大型承包商(哈里伯顿、博思艾伦和CACI)。第二阶段是从全球”反恐战争“开始的,这场战争很快演变为一场永久性的战争,其中大部分围绕使用无人机进行打击。”

            他抨击道,无人机战争是一场独特的公私合作军事行动,占主导地位的通用原子公司在国会拥有大量的客户。这些客户们行使他们的政治权利,确保战争永远进行下去。只要战争存在,他们的无人机就可以卖给参战的所有人。

            美国趁机卖油

            本次恐怖袭击的设施是沙特最为核心的资产,安全防御等级也是最高的,可以说是整个沙特重兵防御的心脏地区。袭击发生后,全国50%以上的产能被动减产。

            沙特作为全球最大也是OPEC中最具话语权的产油国,在14年油价暴跌后就一直在尽力维持着OPEC产油国间的秩序。不但力促冻产协议,且带头减产,这也曾一度带来油价的大幅反弹。

            沙特本身经济状况不佳,在目前油价下外汇储备只能支撑5年左右。阿美又没能在17年油价高位时成功上市,拖延至今。沙特迫切需要一次油价高峰来最大化阿美的资产。

            但特朗普的中东策略其实是通过退出伊核协议,加大中东地缘压力,销售更多武器给中东盟友来维护地缘秩序,并减少自身的军事介入。而且还在OPEC盟友承担了大量减产责任的情况下,放任本国页岩油去抢夺其份额。

            受到袭击的布盖格炼油厂位于沙特首都利雅得东北方向大约330公里处,是世界最大的原油净化工厂,处理原油能力达每天700万桶。袭击发生后,沙特原油供应每日减少570万桶,占沙特全国的50%,世界产量的5%。

            在袭击发生后的周一,布伦特原油期货开盘上涨19%以上,至每桶71.95美元的盘中高点,而美国原油期货上涨15%以上,至每桶63.34美元的盘中高点。

            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供应遭到袭击。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知道罪魁祸首。如果需要的话,美国将从其石油储备中取出足够的数量,足以保证市场供应充足。”

            中东历来就是火药桶,高油价时代还可以凭借着暴利起到某种润滑作用,维持住国家内部和国与国之间的相对稳定。低油价时代,该地区各方面的矛盾持续不断的激化,如果极端事件不断出现,很可能引发重大石油危机,将全球经济拖入滞涨的风险,全球都将面临通胀压力。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